YKK拉链:品质担当,中国市场崛起的全球首选

2023-12-28 08:11 李晔

“一根拉链永远无法成就一件衣服,却能轻而易举毁掉一件衣服。”锁头卡布、拉动不畅、“牙齿”错位等,关于拉链那些尴尬,很多人都遇到过。

但YKK却是品质担当。它是许多服饰箱包的卖点和加分项,是欧美奢牌的标配,是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巨头的长期供应商。

然而令记者颇为吃惊的是,当采访威可楷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大门和人时,他却多次提及正崛起的李宁、安踏、海澜之家等中国潮牌,并表示:“YKK很乐意为这些新势力做配套。”

 威可楷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大门和人。

出口导向

YKK创办于1934年。当时日本的商店中,因质量低劣、无法使用而被退货的拉链堆积如山。一位名叫吉田忠雄的年轻人买下这些“垃圾”,大量调查钻研后,当起“拉链医生”,将回收的拉链修理后又成功售出。这是YKK的创业起点。

 吉田忠雄。

YKK的首创无数,包括成为全球以铝制替代铜制拉链的鼻祖。但其一战成名,与牛仔裤有关。上世纪60年代,牛仔裤的拉链是直等到销售前才缝上的。因为生产中,牛仔裤须经洗涤与热处理,从而软化布料并去除多余颜色。但当时,没有一根拉链能承受住如此“暴力”操作。然而后缝拉链无疑推高了成本与售价。发现这一痛点后,YKK公司研发出了YZiP拉链,它具有比普通金属拉链更厚的元件,能耐受工业洗涤处理。于是,大量牛仔裤品牌弃用美国拉链,转用YKK。

 YKK一战成名与牛仔裤有关。

经历不懈创新,如今YKK在全球占据优势地位,目前每年生产的拉链长度可以绕地球约80圈

这位拉链巨头的中国投资始于1992年。这年,YKK在上海闵行建立生产基地,原因是看到中国市场的拉链质量不尽如人意,假冒YKK也不时冒出。“在华投资,是为了让中国用户真正使用到正宗高质的拉链产品。”不过大门和人坦言,当时YKK中国工厂是出口导向,生产80%以上出口海外。尤其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,国际贸易更为便利,YKK中国工厂出口增长迅猛,相继在大连、深圳新设拉链工厂,还在无锡、苏州、上海临港分别建立了专为拉链配套的纽扣工厂、设备工厂、零件工厂等。

威可楷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就成立于YKK中国业务高速发展之初的2002年,2003年被认定为跨国公司地区总部,经多次增资,现注册资金已逾4亿美元。

内需崛起

但剧情很快反转,内需崛起。

“2021年,我们取得了进入中国以来最好纪录,销售达70亿元人民币。”大门和人不无骄傲。但他话锋一转,“这是在出口比例逐年递减情况下取得的。”

这位掌门人并未回避老客户的渐行渐远。“这些年,部分欧美客户的制造基地向巴基斯坦、孟加拉等地转移,以追逐更低的人力和土地成本。我们一些老订单转而由YKK设在当地的工厂来承接。但,YKK在中国依然有机会。”

他的淡定是有原因的。茁壮成长的中国本土品牌,无缝对接了欧美老客户留出的空位,并以更大的需求为YKK的中国业绩创造增量。

“户外运动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正在中国迅速兴起,文化自信、品质化生活、对时尚日益敏感,还有对下一代成长的关注,无不在支撑包括运动、服饰、箱包在内的本土品牌迅速占领市场。”大门透露,YKK不仅乐于为李宁、安踏、海澜之家等品牌做配套,近期还与中国校服品牌伊顿纪德展开战略合作。

 YKK与中国户外原创系列品牌RICO LEE合作。

服务中国客户,如今成为YKK的价值取向。客户的产品出现波阵、曲线,需要拉链与其完美贴合,或者拉链需具备横向拉动、单手操作等功能,YKK都乐于满足。“我们甚至还与客户共同设计研发出一台能实现自动缝合的重型机械。”大门和人兴致勃勃。

据介绍,今年,受海外客户的库存积压影响,YKK中国业务中的出口确有下降,但中国内需的增速仍有力支撑了总体业务的平稳发展。

善之巡环

YKK有些“任性”。拉链生产所需缝纫机的寿命一般在两年以上,但YKK却要求缝纫机使用一年后即更换。这么做,旨在形成良性循环——缩短更新年限,这样一来,缝纫机供应商就能更快拿到新订单,由此带来利润增长,也就更舍得投入设备研发,从而形成更好的产业生态,帮助产业链产出更优产品。

如此逻辑,为YKK“善之巡环”的企业精神落下一个注脚。这样的理念,在中国同样得以实践。

所谓“善之巡环”,在于“不为他人利益着想,则企业自身也不可能发展繁荣”。遵循“善之巡环”理念,YKK在中国厚爱供应商,包括尽可能地实现本地采购。

乐于参与地方社会文化事业,同样是“善之巡环”。今年,陆家嘴金融城龙舟赛已是第四届,YKK自第二届起便冠名至今。为准备龙舟赛开幕式时的致辞稿,大门不敢怠慢,他请教他中文的老师帮忙,把致辞稿读成慢速与正常两个版本,录下来,见缝插针反复听。他觉得,唯有全程以中文念出,方显对中国之诚意。

中国双碳目标,YKK也在尽自己一份力,其在闵行的制造基地,获得了2022年度上海市级“绿色工厂”。据了解,该工厂生产的NATULON,是对废弃瓶罐、旧纤维等聚酯纤维材料循环利用产出的可持续产品。工厂将以往的防泼水拉链逐步替换为布带中使用再生PET原料的环境友好型防泼水拉链。工厂的路灯电源来自于风电与光电的“风光互补”,厂房屋顶安装了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,厂区以热交换器循环加热自来水。

大门和人是2017年赴任上海的,2020年9月,上海市政府授予他白玉兰纪念奖。如此褒奖,令他倍添动力。

 威可楷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大门和人。

他说:“中国市场启发着我们放眼更大更宽广的客户群体。未来,为中国开发出更多新品,为更多中国用户提供定制服务,把更多绿色留在中国,是我们需要更为专注的领域。”